后边的事情我就不大清楚了,爆炸的冲击波揭开了房顶,我也跌入房中,昏了过去。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麻三姑家的炕上,玉如抱着我大哭。我可不想让她过于担心,便连忙笑道:"我这"血光之灾"结果还是应验了,|Qī|shu|ωang|你快看看我身上少了什么物件没有?"玉如忙说:"观世音显灵,佛祖保佑,你除去腿上中枪,脑袋跌破了,没别的事。"我搂住她的脖子用力亲了个嘴儿,开玩笑道,只要没少"物件",咱们就还能做夫妻。玉如顿时羞得脸上飞红,用力在我肩上捶了一拳,于是我便知道,我这一个多月里表现出来的种种不坚定、不勇敢、不大度和不光彩,都已经被这个可爱而又迷信的女人原谅了。

这时,队员们挤进屋里来看望我,嘻嘻哈哈地拿玉如开玩笑,话语粗俗得很,而玉如居然并不着恼。等到麻三姑出现时,队员们的脸上顿时变了颜色,偷偷地溜了出去。我忙问:"二哥呢?"麻三姑的脸上很平静,平静得好像是庙中的菩萨。她只说了句"你二哥没福",便去了。

再问玉如,我这才得知,攻打炮楼的时候,麻老二带领的那支小队被二层的机枪压制在院子里,他只身冲进炮楼放火,结果被投下来的手榴弹炸中,牺牲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便让玉如扶着我来到前院,并招集所有队员聚在院中,又将麻三姑请出来坐好,然后我跪倒在地,高声道:"干娘,从今往后我就是您的儿子,等料理完这边的事情,我带您回天津养老。"说着话我拉过玉如跪在身边,一起叩下头去。还没等听到麻三姑回话,我身后突然暴雷般响起一声"干娘",众队员也跟着我一起跪倒行礼。此是大义,看来这些队员的品质比我想象的要高尚得多,我心中不由得大喜。

麻三姑终于开口了,她说:"你们原本就都是我的孩儿,只是我老婆子命苦,你二哥没福,怨不得别人。"说话间她将手向我身后指了一圈,说:"你们这些孩子都是"出将入相"的命,日后就跟着我这干儿子奔前程吧。"然后她停了停,像是有话碍口讲不出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我已经把你二哥给"疼"死了,就不能再害你,你表哥的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由你自己拿主意吧。"

我表哥又怎么了?再问队员们才得知,在我们攻进据点时,表哥乘乱逃进了炮楼,二层上的抵抗就是他指挥的,所以,麻老二的死他难逃干系。来到村外的乱葬岗子,表哥早已被押在那里,旁边有只大坑,一人来深,就是上次麻老二要活埋我的地方。我看到表哥的两条腿都被打断了,耳朵也已经被割掉,满脸的血,委顿在地上。在他身边还跪着我的一名队员,同样被捆住手脚,满脸流血。

这时有人往我手里塞了一柄铁锹,我环顾四周,发觉队员们望着我的目光都很复杂。我知道,这其实是对我的考验。虽然我确实认为表哥该死,抗日大业、革命理想都要求他必须得死,但是,要亲手活埋我姨妈的独生子,我实在于心不忍。

铁锹握在手里,我没再抬头去看队员们一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潜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小说只为原作者龙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一并收藏潜伏最新章节第66节:肆 敌后(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