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平无毒补肝肾强筋骨安胎久服轻身耐老

——《本草纲目》

沿着壕沟,白挺松边跑边命令身边的战士:“小王,告诉赵司令,一定要救下乡亲们!”“是。”小伙子应一声,转身跑入另一条壕沟。在通往洛阳的丘陵地带,赵富宾找好隐蔽地点,就带领游击队战士修筑工事。满头是汗的小王跑过来了,对着赵富宾一个敬礼:“报告司令!”赵富宾直起腰问:“情况咋样?”“惨了!死了三个人……”小王说着,红了眼睛。“狗日的!老子饶不了他们!”赵富宾猫着腰,边巡查着工事边大声鼓动战士,“记住,给我狠狠地打,一定要为乡亲们报仇,把被鬼子抓走的乡亲全给我救下来!”

鬼子兵一线儿走来,骑兵在前边开路。五犬就在骑兵后边的马上坐着。翻译官跟在后边跑。五个妇女和郭一山师徒以及刘仙堂都没有绑,他们被鬼子兵押着,跟在翻译官的后边。

二孬带几个伪军从旁边跑过,刘仙堂看见,大声喊着:“表弟,表弟你要救我,我可是和你绑到一起了!”刘仙堂伸脖子喊着,想追二孬。“八格!”看押他的鬼子兵猛用枪托砸他。刘仙堂老实了。

鬼子兵边走边开枪还击。渐渐地,枪声稀疏了,停止了。枪声停止标志着游击队袭击的结束,也标志着鬼子兵神经的松弛。这是司令和政委深层次的默契,也是两人的合作艺术。果然,松弛的鬼子兵刚刚懈怠下来,游击队大规模的袭击就骤然降临。“刘仙堂快跑,游击队救你来了!”赵富宾打了几十年仗,大大小小百余次,从没有哪一仗是从一句口号开始的,从没有哪一仗是从这么一句反间计的喊声开始的!随着这一声记入历史的喊叫,战士们枪弹齐发,雨点似的射向了鬼子兵。从第一波枪弹响起,五犬一郎就知道遇到了劲敌,因为刚才的战斗充其量只能算袭扰,这一次才是真正的战斗。好像刚才那一场袭扰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他们赶入这场真正的战斗。“快顶住!”五犬拔出指挥刀喊着,骑马便跑。步兵们立即卧倒,架起机枪就地抵抗。

赵富宾知道鬼子有马队,知道马队跑得快,所以他把他的伏击队伍部署成锥子形,伏击打响的地方是锥柄,人多,顺次而后变成了长长的锥尖,三五成群,专打骑兵。所以虽然五犬一郎很快就冲出了锥柄的打击,却怎么也逃不出锥尖的袭扰,马队跑着,不时有人从马上栽下来。

锥柄处的鬼子开始反冲锋。他们端着枪,两人一组,向高地冲来。赵富宾的作战艺术就表现在这些细微的地方,他再一次把他的队伍放在了西南边的冈上。也就是说,他准确地算定了作战的时间,极好地利用了作战的地形。此时正是下午四点多,斜长的阳光毫无顾忌地用万道金光照射着鬼子们的眼睛,使得他们看什么都恍恍惚惚。而游击队则顺着阳光,把鬼子兵看得清清楚楚。“手榴弹!”赵富宾大喊一声,紧接着便是一阵繁密的爆炸。一群鬼子倒下去。有几个不怕死的家伙冲上来了。“上刺刀,把他们干掉!”赵富宾喊着。“冲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大国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小说只为原作者孟宪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孟宪明并收藏大国医最新章节黑杜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