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裘庄又是美色如云、酒色泛滥,再现了过去的糜烂。和过去不同的是现在来这里的嫖客都是一身戎装,伪军、皇军都有。天不怪地不怪,只怪姓钱的命贱如狗,沉不住高官厚禄,享不了福寿。他惬意的日子刚开始不久,准确地说是一百二十一天,结束的步伐便在一个黑夜杀气腾腾地大驾光临。

1941年元月22日,一个隆冬深夜。裘庄后院,东西两栋楼齐遭暗袭。伪司令钱虎翼一家老少九口,连同钱秘密豢养的两个亲日幕僚和三个临时上门来服务的妓女,共十四人,被悉数暗杀。

死者的血分别从两栋楼的楼上流到楼下,又沿着台阶淌到屋外,钻入泥地里,以致很长一段时间,后院的空气里都浮沉着一股膻臭的血腥味。

谁干的?墙上有血诗为证:降日求荣该死荒淫无耻该死杀!杀!杀!

分明是抗日反伪的志士仁人干的。

诗抄落在伪司令设在东楼会客室的墙上,用的是伪司令案台上的毛笔,蘸的是狗司令流的热血。白墙红字,分外醒目。

不知是谁看出来的,说这是小三子的字。小三子自幼习画,写得一手书法好字也在情理之中。小三子在画界混迹那么多年,画了那么多画,要找他的字也非难事。便找来了小三子的字。便招来了一路行家验证。行家确认,这就是小三子的字!

一时间小三子声名大噪,包括两年前在湖边刺杀洋鬼子夫妇的义举,也一并记在了他的英名下。但无人知晓,此时的小三子身在何处。

细心的你一定已经猜到,小三子必定就是老虎同志,也就是今天的靳老,时任中共杭州地下组织的领导人。还有王田香,其实就是苏三皮。

两人后来都改了名姓,小三子改,是为了掩护,是地下工作的需要;苏三皮改,是因为他想割掉泼皮这根烂尾巴,让人忘记他造孽的过去,至于改成王田香,是因为这听上去更像个日本佬的名字。好在他的后人,我感觉有点出污泥而不染。他的女儿王敏告诉我,她家里至今没有一样日货,之所以这样做(有点偏激),是想替她父亲还债。我问她为何不改姓苏,她说就是要记住父亲的耻辱,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她哥哥取名王汉民,这份心情就显得更明显了。王田香于1947年以汉奸罪被处决,他的耻辱其实不光是他子女的,而是所有中国人的。

裘庄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的小侄女,其实就是老汉同志。靳老说,老汉嫁给钱虎翼根本不是他和老管家的主意,而是老汉自己决定的,她那时就已经是中共地下党员,是学校老师发展她的。当时钱虎翼的部队正在浙赣交界的山区围剿红军,形势十分严峻,组织上急需有人打入钱部,获取相关情报。在没有合适人选的情况下,老汉同志主动请缨,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插到钱虎翼身边,为后来红军突破围剿、成功转移立下了奇功。由于老管家的关系,老汉跟靳老接触比较多,一度曾动员靳老加入共产党,却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如愿。靳老说,日本鬼子占领杭州后,钱虎翼率部逃到浙西山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风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小说只为原作者麦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麦家并收藏风声最新章节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