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松老人不懂了“为什么要让她离开?”

吕阳道“因为她偷走的那块罗刹牌,根本就是假的罗刹牌的。”

寒风如此地冷,苍穹如此地灰暗。

道路上满是积雪,一个孤独的女人,骑着一匹瘦小的毛驴,孤独地走着。

远处,隐约之间有着凄凉的笛声传来,那大寺却是阴暗无语的。

她的人已经在天涯,而她的心却是更远在天外边的。

“寂寞的人生,漫长的旅途,望不断的天涯路,何处是归途?……”

她走得相当地慢,既然连归途在哪儿都不知道,又何必地急着赶路的呢?

突然之间,那岔道上有一辆大车驶了过来。

那赶车的大汉,头戴着皮帽,手挥着长鞭,他将马车走过到她的身边的时候,居然还在对着她笑了笑的。

她也笑了笑。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呢?

那么,笑一笑又何妨呢?对着陌生人笑一笑,却也是一种快乐的。

赶车的大汉突然地问道“姑娘,你冷不冷的?”

陈静静道“当然冷。”

赶车的大汉道“坐在车子里,那就不会冷了的。”

陈静静道“我当然知道。”

赶车的大汉“那么你为什么还不上车的呢?”

陈静静想了想,慢慢地从毛驴上下来,车也已经停了下来。

既然是连油锅都去过,那上车又有什么关系呢?

赶车的大汉看着陈静静上了他的马车,突然挥起了长鞭,狠狠地抽在了毛驴的股上。

那毛驴吃痛,惨嚎一声,箭一般地窜了出去,落荒而逃。

赶车的大汉嘴边露出了好看的微笑,轻轻地哼着一曲小调“松河里乌拉的姑娘美又娇呀,带着百万家财来让我挑呀,我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呀,不是为了家财,是为了她的娇呀!”

那歌声如此地悠扬,在冰雪上,似乎也带着无比欢乐的节奏。

马车渐渐地远去了。

“黑乌拉”并不是“松河黑乌拉”。

松河黑乌拉就是松花江,是一条大江的。

黑乌拉虽然说不是一个大城,但是如此荒凉的边境之地,也不能算小了。

一个多时辰之后,那赶车的大汉就赶着车带着陈静静,来到了黑乌拉。

穿过了两条大街后,转入了一条小巷子,停在了一个小屋的门口。

那赶车的大汉回过头看着陈静静,带着笑容道“我家到了,姑娘,要不要进来坐一会儿的,暖暖身子。”

过了好一会儿,那车厢中才传来了陈静静懒洋洋的声音。

陈静静淡淡地道“既然都已经来了,进去坐一会来,也是没有关系的。”

陈静静刚刚下车,那小屋子的破旧的木板门就“吱呀”地一声,开了。

从那门后,走出来了一个傻头傻脑的脏小子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武侠之征服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小说只为原作者骑着鳄鱼去打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骑着鳄鱼去打架并收藏武侠之征服系统最新章节第1228章:有肉的傀儡【跪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