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又有谁知道他的苦心,他为了天下背负的黑锅。他纵然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但是也总希望有个知己,能够了解自己的苦心。

吕阳似乎没有看到黄药师眼中的氤氲,继续道“所以说,要怪只能怪黄药师思虑太过深远。这一点倒是没有可以指摘的,只不过他弟子除了梅超风和陈玄风之外,被他逐出师门的,各个都是武林一方豪杰,为国为民,侠肝义胆,这也就说明了其实他的教导方式也是对的!”

吕阳说着,似乎有些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黄药师心里一惊,脸色立即恢复了正常,可是眼角一丝湿润瞒不过吕阳的。

吕阳心里笑了笑,继续道“而且此人用情专一,可以说是一个痴情男子,妻子过世后。十几年里没有取过一个妻子,孤身将女儿抚养长大,倒是让人钦佩的很。只是此人的缺点也就是看不透一个情字。”

有了刚才的那几句话,黄药师竟然不自觉将吕阳引为知己了,对于他的指摘,竟然也不反感,反而有些虚心道“公子此言是什么意思?”

吕阳心道,我都把自己骂的狗血喷头,连带其他三个高手也骂了个遍,再说你这个缺点,你就不好意思生气了吧。

他笑了笑道“黄药师此人用情太深,不管是对自己的妻子还是女儿,乃至自己的徒弟,都以真情相待。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将自己延误在了一个情字里,也拖累了自己的女儿。”

他想了想继续道“一个父亲,孩子小的时候需要教育和呵护。当他长大了,就该改变自己的看法,把他当成一个人来看。譬如那颗大树,小的时候你可以为他遮风挡雨,涨到了你再为他遮风挡雨反而挡住了他的阳光!”

黄药师听着,皱起眉头来,如果没有刚才的话,他现在只怕要听得不耐烦了,但是现在不同,他反而沉思起来。

他想了想,叹了口气道“也许真如你所说,他看不透一个情字。真的要延误一声了!”

吕阳呵呵一笑道“其实在下也是一家之言而已。我倒是觉得,有的时候错的,未必就是不好的!”

黄药师一愣,茫然道“此话怎讲?”

吕阳笑了笑,捻起旁边的酒壶道“譬如饮酒,有的人说饮酒伤身,噬酒失心。但是我却觉得,嗜酒如命的人,反而比我们快活。他日日饮酒,天天快乐。反而比我们清醒的人少了许多烦恼。如此快活一世,岂不妙哉!”

黄药师听了一愣,随即哑然一笑道“阁下此话,倒是不错!”

吕阳笑道“所以说,嗜酒如命有嗜酒如命的好,用情太深有用情太深的好。大家说是错的,未必就是对自己不好的。有时候,错误反而让一生变得美好起来!譬如刚才说的吕阳,他纵然多情,但是如果这样人人欢乐,有何尝不是最好的?在譬如洪七公……”

吕阳说到最后一句心一下提起来了,声音却还是一副平淡的样子。他悄悄瞥了一眼黄药师,只见他脸上果然是一副沉思的模样。

黄药师此时心里也是一阵激荡,吕阳没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武侠之征服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小说只为原作者骑着鳄鱼去打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骑着鳄鱼去打架并收藏武侠之征服系统最新章节第1228章:有肉的傀儡【跪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