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我行依旧虚弱,沉重的喘息着,又是咳嗽了几声,道,“吕阳那小子呢,你没跟他下黑木崖去么?还是他小子丢下你一个人走了?”

吕阳一脸黑线,忍不住道,“我就在你身后呢。任教主。”

任我行听了这话,面露异色,扭头望了吕阳,脸上的神色就越发的难看了,哼了一声。

“爹,若非吕大哥给你运气调理,爹恐怕没这么快苏醒呢!”任盈盈自然不会浪费任何一个捧吕阳的机会。

任我行却不大领情,哼了一声道,“先是打伤老夫,又是装模作样的来助老夫疗伤,这算的上是耀武扬威了吧!”

这老家伙还真是给脸不要脸的类型啊。吕阳不想跟一个重伤之中的老人抬杠,便下了床榻,好让他能够躺下,稍事休息。

任我行躺下之后,目光掠过了平一指跟任盈盈的脸颊,便粗着嗓子道,“平一指,盈盈,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要跟吕阳单独说。”

平一指倒是没什么。任盈盈望了吕阳一眼,有些担忧。兴许她担心任我行会谋害她的情郎。

吕阳的目光却是示意任盈盈放轻松些。

直至两人出了房间,任我行咳嗽了一阵子,这咳嗽声显得极为虚弱,绝对不想是从这个叱咤风云的老头子的嗓子里发出来的。

“任教主,你单独留下我,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说?”吕阳倒是有几分好奇的开口道。

任我行目光放到吕阳身上,道,“吕阳,你告诉我,跟在你身边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东方不败!”

果然任我行对这个问题还是比较纠结的。眼见他都伤的这么重了,也是行将就木之人,要吕阳欺骗这种人,吕阳还真是于心不忍。

“她的确是东方不败,不过,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而且不想再跟你争什么日月神教的教主。上次跌落悬崖,已经让她死了一次。你放心吧。”吕阳拍胸脯保证。

虽然吕阳如此说了,但任我行的脸颊上仍旧带着杀气。切齿道,“你的女儿?东方不败这个狗贼难道不是男人么?他扮作女人,难道老夫就认不出来了么?”

吕阳瞪了眼睛,道,“东方不败她一直都是女人,只不过一直女扮男装罢了。我说任教主,你跟东方不败称兄道弟几十年,竟然丝毫都没有发现她实际上是个姑娘么?”

这话一问,任我行倒是怔住了,回想曾经种种,东方不败的确有些不同。只是当时并未多想,也就未曾留意。此刻经过吕阳提点,方才思忖起来。

“不错,不错,的确很奇怪,的确很奇怪。不过,若她是女子的话,又怎么能够练的了葵花宝典呢!”任我行又是厉声喝道。

“她本身就是至阴体质,又学了不少至阳的内功,算的上是阴阳体质,练着葵花宝典刚好合适,也不必自宫。”吕阳简短的解释了。

任我行怔住了片刻,之后便是放声大笑。

这笑声让吕阳毛骨悚然,这老头子该不会是失心疯了吧。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武侠之征服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小说只为原作者骑着鳄鱼去打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骑着鳄鱼去打架并收藏武侠之征服系统最新章节第1228章:有肉的傀儡【跪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