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盈盈先是一怔,随即带了淡淡的笑,说道,“谢谢你,吕大哥。”

“傻丫头,你谢我干什么?”吕阳安慰了任盈盈,却望了一眼向天问。

向天问这人也算是够意思了,他刚才那么说,其实也是担心任我行醒来之后会出尔反尔,所以想来个先斩后奏,堵住任我行跟教众的嘴,这也已经算的是棋行险招了。

吕阳最感谢的是他没有追究东方不败的事情,若是这时候他说一声,站在吕阳身边的那女子是东方不败的话,那这事情,可就很不好收场了。

东方不败还是略有些担心,但吕阳既然已经决定不走,她自然也不会反对。

此刻吕阳跟东方不败,那就算是任大小姐的贵客了,这魔教教中之人,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对两人极为客气,安排了位置最佳的厢房。

任我行伤势不轻,再加上原本就有些不适,于是显的格外严重。傍晚时分,还未苏醒。

吕阳直至傍晚时分,才到任我行的宫殿去。平一指跟任盈盈都在此处,任盈盈脸上也是带着焦虑。

“平大夫,任教主的伤势怎么样了?”吕阳望了任我行的面无血色,开口问了一句。

平一指先是对吕阳行礼,方才说道,“吕少侠,任教主的伤势极为严重,需要调养很久,期间需要修心养性,切不可有太多的心思,否则难以治愈。”

“这对任教主来说,可就难喽。任教主向来都是想要一统江湖的,你要他清心寡欲,放弃这一切,恐怕是比登天还难啊。”吕阳叹了一口说道。

“只是身体所迫,有些东西不得不放下。待圣教主苏醒之后,我自然会将其中利害讲给他听。只是怕即便是说了,圣教主也未必肯听。”平一指又是有所担忧的说道。

吕阳微蹙眉头,道,“人生在世,原本就不会样样事情都是圆满。也不必强求。”

吕阳这话,也算是一语双关了,难说是让任我行放弃生命还是放弃权利。

这话说完了,吕阳又是奇怪道,“我虽然撞了任教主的任脉膻中穴,破了他的吸星,但也不应该让他受这么严重的伤啊?”

“吕少侠有所不知,圣教主因为常年使用吸星,体内聚集了各家各派的真气,这些真气相互并不相容,也不与圣教主本身的真气相容。此刻异种真气在圣教主体内乱窜,这才是导致圣教主重伤的根本原因。”平一指缓缓说道。

任我行一直说他找到了突破吸星第三道难关的方法,看来这方法还是没有成功,也或者这吸星本就存在着这个致命的漏洞,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修补的。

“多年以来,圣教主都用他的霸道内劲压制体内的异种真气,不过,这种压制始终只是暂时的。圣教主所吸食的真气越多,这异种真气就越难以压制。”平一指又是摇着头说道。

好歹任我行也算是任盈盈的亲生父亲,能救倒是要救一救的。吕阳于是说道,“平大夫,据说若是修炼易筋经的话,倒是可以溶解吸星所吞噬的真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武侠之征服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小说只为原作者骑着鳄鱼去打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骑着鳄鱼去打架并收藏武侠之征服系统最新章节第1228章:有肉的傀儡【跪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