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见宋懿扬?

我的笑容僵在脸上,神色有些许不自在。

自从在太清大陆秘境中昏迷后醒来,我便强迫自己不去想他,他就像是我美梦中的一个泡沫,缤纷夺目,却一戳就破。

他属于佛门众生,却唯独不属于我。

我不敢去见他,如今不刻意去想,脑海里已经不会再突然出现他的面庞。再见他,怕这些天的克制都会功亏一篑。

没有什么是走不出来的,时间就是最好的良药,虽无法拥有爹爹娘亲那令人钦羡的爱情,但我相信有朝一日,会有个人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到时候,回想今日,就会觉得也不过如此。

面前的巫瞑没有催促我,耐心的等我的回答。

“我不去了,巫瞑。”

我回答他道。

巫瞑露出笑容,“好,等我从雪域回来,再来找你。”

“嗯嗯。”我点点头,心不在焉的朝他挥手。

他转身离开,脚步却很慢。

就像是,在给我考虑的时间。

奇怪,我都说不去了,他为何还要等我考虑,不对,这应该是我的错觉吧。

不知为何,我心头突然生出了急促感,心跳越来越快。

“巫瞑!”

我大喊了一声。

他停下脚步,微笑着回头:“小柔儿,你考虑好了吗?”

“我……我要去见他!我放不下!”

我大声说道,强行压下了几个月的情绪仿佛有了发泄口,我对着巫瞑大喊:“狐狸叔叔,带我去见他!我好想他!”

话音落下,周围天宫的场景开始扭曲,仿佛褪去了颜色,我眼前一片恍惚,脑袋像炸了一样疼得快要裂开。

“狐狸叔叔……”

我身体变得无力,仿佛朝深渊不断下坠的一块石头,沉重,痛苦。

在我摇摇欲坠要倒在地上之时,巫瞑过来将我抱起,然后又将我放在了竹床上。

我双眼迷蒙的看着头顶的竹屋,脑袋昏沉无法转动,只隐约好像回到了太清大陆,巫瞑带我养伤的竹屋中。

为何会回来?

我失去了思考的力气,处于半睡半醒之间的状态,又好像在魂游天外。

巫瞑走了,外面传来打斗的动静。

地动天摇,正如我脑海中摇动的识海,起起伏伏,我渐渐意识到我可能伤得很重。

可明明巫瞑已经帮我治好的伤势。

我经历的这几个月都是幻觉吗?是魔魇,是了,我心甘情愿的让魔魇吃掉了我的幻境,所以我的识海受到了重创。

重创后的识海,产生幻觉很正常,可是……我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那巫瞑呢,在我的幻觉里,他这几个月里,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

我躺在竹屋的小床上,外面打得昏天暗地,却始终没有伤及这间脆弱的小竹屋半分。

而我整个人如同深海风暴上的一叶小小扁舟,飘摇不定,随时都会被巨浪掀翻,沉入海底。

生命好像散沙,在指尖流逝,如何抓也抓不住。

隐约间,我仿佛看见了炽烈的佛光。

“宋懿扬……”

是他吗?

我自嘲一笑,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来下界。

外面的打斗不知何时停下了,或许是因为有结界挡着,我听不见任何声音。

意识越飘越远,我无力的闭上眼睛。

眼睛阖下的那一刻,门从外面破开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冲了进来,身上带着清雪般的气息,他将我打横抱起,我仿佛闻到了更亲密的梅香。

又出现幻觉了,昏迷的瞬间,我自嘲的勾起嘴角,为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羞愧。

若是让宋懿扬知道自己总是这样肖想他,他恐怕会更加厌恶吧?

“巫瞑,您对她做了什么!”

宋懿扬看着怀里已经昏迷过去的龙亦柔,脸色沉如寒冰,冷冷的看着慵懒站在门口的男人。

巫瞑妖异的俊脸上勾着意味不明的笑:“我能做什么呢,只是做了些能让我们小柔儿如愿以偿的事情罢了,谁叫她是无双的女儿呢。”

青扇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慕无双龙墨深》第1649章 一盏青灯伴古佛(3),希望你也喜欢

恭喜你可以去书友们那里给他们剧透了,他们一定会“羡慕嫉妒恨”的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小说只为原作者青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扇并收藏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最新章节第1670章 你是神明我是人间(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