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闷热的秋天。多日前西瓜就涨价了,因为立秋。我不知道立秋以后的日子算不算是秋天的开始,那热浪来得比夏天还要滚烫。我大汗淋漓地坐在秋天的闷热里,蚊子在我的腿上不停咬秋,让我每敲几个字就不得不停下来挠几下,或者把俩腿往一块儿蹭蹭。

这是经不起推敲的一年,我过得很恍惚。除了上班,所有的日子几乎都待在海边,从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很多人惊讶地问我:天津有海吗?天津的海能看吗?

也是从那个冬天开始我才知道,我离海那么近,才知道浅滩上飞着那么多白色的海鸥。一个朋友把车开到堤岸上,然后说,咱们捡贝壳吧。我想着自己的心事,并没有听到她说什么,只是摇着头,车窗外都是寒风。后来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车里,看那个朋友笨拙地在结了薄冰的石头上跳,我大声喊:“你是想拣金戒指吗?”她头也不回:“拣了都归你!”我放声大笑。再回来的时候,她手里捧着长得都差不多的贝壳,和几个很大的海螺。我惊讶地接过来,她趁着我的高兴劲儿,快人快语:“没准儿谁吃完了扔这儿的。”让我立刻没了兴致,真还不如拣几个塑料瓶子回去实惠。

后来她独自坐在堤上。我问:“咱走吧?”她还挺拧,说:“再等会儿,看能拣点儿嘛?”还拣上瘾了,我打算把我钱包扔地上。这时候,远处有几个小黑点儿往这边移动,我眯缝着眼一看,好像是渔民回来了。我大喊:“劫吗?”她白了我一眼:“就你?把自己锁车里老实待着吧。”我只好照她说的做了,闷得我直冒汗。黑点越来越近了,一拖拉机鱼,那些鱼在网里蹦,坠得车都开不上岸了,得几个大小伙子下去推。左一车右一车,看得我倍儿兴奋,长那么大没见过那么多鱼。车过得差不多了,我那朋友又在滩涂上蹦开了,估计拣金戒指的瘾还没完。“来个塑料袋!”手印都按车玻璃上了。我抓了个垃圾袋下车,猛地,看见她手里攥了两条活蹦乱跳的鱼。天啊,再看泥巴里,掉了那么多。那朋友边拣还边叨叨:“要是螃蟹好了。刚我看一车大的,那人太小气,倒霉孩子护食,也不说把网子豁大点口儿,我追半天,一条大鱼也没掉出来。”那天,我们拣了整整一脸盆的海梭鱼,都把我给吃顶了。

守株待兔的收获很多。

那一年的情人节,我拼完版,几个没情人管的主儿一对眼神儿,等着一起下班。我找老徐要了几张电影票,电影名字我还记得,叫《博物馆奇妙夜》。我们的队形是这样的,猴子作为一个中年男人走在第一个,我们三个毫无姿色的中年妇女尾随其身后,还都手拉着手,并且因为拿到了免费的票一边走路一边悠起了胳膊。看见一个熟人跟猴子打了招呼,并把身边的老公介绍给猴子。对方礼貌地点着头眼睛直扫我们这几个形迹可疑的女的,我们都认识的那个熟人大概怕栽面儿,没再往下介绍,独自挎老公进电影院了。

我们几个落座后,人家电影演五分钟白花花就评论几句,看得倍儿不消停,就显她有艺术细胞了,一会儿问这个一会儿问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十面包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小说只为原作者王小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小柔并收藏十面包袱最新章节还想拉起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