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别时麻花突然喊了一声:“春无力!”我回过头,他突然抱住我,在我耳边小声地说:“我会到北京去找你。”我迟疑了一下,也抱住他,说:“好的。”然后我松开手,转身走向剪票口。潭漪郑重和我握手,说:“保重。”我的心沉了下去。夏天的长安街少年杀人事件我没想过杀什么人更不想死在谁手里实验证明最恨你的人并不是最终杀了你的人也许我曾想过死也是自己了断的那种长安街是个好地方死在那里还可以当我和小丁走在长安街上我可以接受他出其不意杀掉我留住快乐的时光那种感觉没有一点点的不寒而栗第一节很快就到了去天津看演出的日子,麻花在网上说他要来接我。我心想也好,到时候可以单独问问他他发在论坛上的帖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在北京火车站的大厅内呼了麻花,但他没回。无奈中我给我们共同的朋友天津的另一位诗人打了电话,我告诉他我几点到天津,让他转告哪吒。潜意识里我没有想让潭漪来接我。这可能真的说明了一些什么。上了车才知道我又挨着过道坐,放眼望去,都是一车的天津人,黑压压简直望不到边。身边的母子占据着窗口的大好位置,还一直念叨要换座位,斜左边是一对小青年,也许是夫妻吧。女的,小家碧玉、皮肤细白,男的,小胡子,正在提防我的偷窥。坐在我前面的已经三十了还穿一身白色毛衣的不断地嘟囔着:“这火车怎么这么多人啊,也不知道前边车厢有没有空座儿。”我真想跟他说:“您贫不贫啊您!”这一车的天津人就这么样折磨我的神经和视线。是这个原因让我他妈的突然特烦坐火车。我在天津火车站等了很长时间也没看到麻花的影子,我又呼他,还是没有人回。我拿出烟抽了几口,突然看见潭漪向我所在的方向走过来,我楞了一下迎上去:潭漪!潭漪一把搂过我,你可来了。今天是嘛日子啊,今天是情人节!我听潭漪说情人节,仿佛和我们也有些关系,好像说我们在一起也算情人节,潭漪这么说好像在证明和我有一种默契的亲密关系似的。这么想了一下,我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是酸还是甜。我给你租了房子了,我带你去看看,离我单位不远。我说好啊。房子是两室一厅,潭漪一个劲的说有些简陋,我看还可以,什么都有,有双人床、书桌、大玻璃窗、厨房、可以洗澡有抽水马桶的卫生间。还有一些没喝完的娃哈哈牛奶。我说这些就已经很好了,房租不贵吧?潭漪说不是很贵,我们以后可以好好收拾一下。我先一屁股躺在床上,还很舒服嘛。潭漪也躺了下来,我们一时无话。“哎,上回我送你的香水……”我看到他放在书桌上的香水,走了过去,赶快打破了寂静。嗯,你送我的香水我每天都会喷一些。我喜欢这个味儿。我拿起书桌上的书看了看,他的桌子上还放了许多地下乐队的小样,我拿起“隐患”和“左耳”的放了一会儿,喝了一瓶娃哈哈。潭漪看我在喝,仿佛于不经意间补充说明这是他女朋友最爱喝的饮料,他也挺爱喝。我想他是要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他说这话是稍稍有些不自然。我倒是认为他有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长达半天的欢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小说只为原作者春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树并收藏长达半天的欢乐最新章节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