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路吧!”马西亚对我说,“向前进!这叫做走运。苦尽甘来,风向转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乐事等着我们呢!”

于是,我们跟在天鹅号后面继续赶路,除了睡觉和不得不挣几个子儿吃饭以外,我们都在不停地赶路。

我们沿着索恩河南下,赶到里昂。一路上,我们向水手、船夫和住在码头边上的人打听,终于得到了可靠的消息:米利根夫人往瑞士方向去了。于是,我们沿罗纳河方向前进。

我们来到西塞尔市。这个被罗纳河支流分成两部分的城市,河上有一座吊桥。我们走到河边,我相信自己从远处辨认出天鹅号时,却惊呆了。

它好像是条空船,被缆绳牢牢系住,船舱关闭了,游廊上也没有了鲜花。

“这一家人现在都去瑞士了。”被托付看守这条空船的人告诉我们。

“现在这位夫人住在哪里?”

“她到日内瓦湖边去,要在乡下找一个别墅租住下来,大约在韦维一带,但是我不知道确切的地点。她一定要在那里度过夏天的。”

走吧,到韦维去!米利根夫人将在她的乡间别墅度夏,我们只要去找就一定能找到她。

韦维可不是一个小村落,而是一座城市。至于打听米利根夫人,或者干脆说打听一位由一个病孩和一个哑女陪伴的英国妇人并不容易。这里的山上、湖边住着那么多男男女女的英国人,像伦敦郊区的娱乐城一般。

最好的办法是由我们亲自去寻访所有居住外国人的住宅,这不太难,只要在这些街道上演出我们的节目就行了。

一天下午,我们在一个街心演节目。当我大声大气地唱完我的那不勒斯歌曲的第一段,正要唱第二段时,忽然听到有人在我们背后,在墙的那边,用一种微弱奇特的声音在唱歌。

这会是谁的声音呢?

“是亚瑟吗?”马西亚问。

不是,我听得出亚瑟的声音,这不是他。卡比叫了起来,从墙脚下一个劲儿往上跳,那动作显示出高兴得不得了。

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喊道:

“谁在唱歌呀?”

一个声音回答道:

“你是雷米吗?”

我看到一块白色手绢在风中挥舞。我们一直跑过去,才看清了是一个人在用力挥舞手绢,那是丽丝。

“是谁唱的歌?”我和马西亚提出同样的问题。

“是我。”她说。

丽丝唱歌了!丽丝说话了!

我确实听人成千上百次地说过,丽丝终究有一天会说话的,可能发生在一次感情的强烈震撼以后,我过去一直认为这不可能。

医生的判断终于实现了,丽丝终于说话了,奇迹终于出现了。

“米利根夫人在哪里?亚瑟在哪里?”我迫不及待地发问。

丽丝嘴唇翕动着想回答我,但是从她的嘴里只吐出一些辨不清楚的声音。

突然,我在花园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苦儿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肉小说只为原作者埃克多·马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埃克多·马洛并收藏苦儿流浪记最新章节大团圆